姐姐的婚礼
本文最后更新于 188 天前,其中的信息可能已经有所发展或是发生改变。

赶路

经过十月末最后一天的赶路,总归是到家了。

在项目周期紧张的情况下,难得在导师那边挤出了三天假期。姐姐的这场婚礼早已是既定事项,导师似乎有一点点不情愿,但也还是批准了。

仔细算一下,凌晨赶路的路费之贵不如前一晚在机场旁订酒店。机场旁酒店的区域就是普通县城的样子,路不算很平,坡比较多,好在这次酒店没有蚊子。

这次赶路的火车上,一口气读完了《秋园》,这好像是我头一次在火车上读完一整本书。以前或是读个二三十页便开始昏昏欲睡,或是电子设备全部电量耗尽。《秋园》是一本好书,趁着刚读完的热乎劲写了一点点读后感《秋园》

当晚姐姐坚持要给我接风洗尘,但一个月前已经欢迎过一次了,此时正值他们最忙的时候,便作罢。

三日安排

这三天除了早饭,每顿都在应对饭局。

第一天姥爷中午请了一些,晚上大姨又有大一点的一场。

第二天中午是女方招待的婚礼,晚上去看望的爷爷奶奶。

第三天是男方也是正式的婚礼,包含送亲,晚上老姨请的涮羊肉,吃过饭后当晚就坐火车返校。

主场肯定是在老妈所在的宾馆,老妈很是兴奋。1号醒来一早便上街带我买了些衣服,全身换了一套崭新服饰。那件外套西装十分大气,穿上瞬间成了个大人模样。

在宾馆每走一段路,老妈就要带我认识位人物,这些多是宾馆的大小领导。只是我一般记得住脸,姓氏和名字却完全记不住。

这三日难免一些折腾,其他人觉得我这几天同样很累,但对我来说还好,压车,social还有搬运一些东西,剩下就是吃席了。

我认为自己并没做什么事情,主要的痛苦的是睡眠不足。一来一回赶路的两天加上在家的三天,这五天平均睡眠不足六小时,感觉身体被掏空。所以4号晚回到学校睡的那一觉,感觉是真的香。

婚礼日

亲爱的姐姐美若天仙,虽然记忆中我并没有参与过几场婚礼,但我觉得甚至以后也不会见到比姐姐还漂亮的新娘子(我未来的妻子除外)。

2号是一身酒红色的长裙,气场十足。3号是一身喜庆的中国红,欢快热情。

另外,原来办婚礼是赚钱的啊,以前我没有细想过这件事,实际随礼的金额加起来远比我想象的要多。

2号的婚礼和我预期的一样,另外偶尔我会躲进试衣间,减少打招呼的机会。两场的主持人都是专业的。

3号送亲,六点半就得去大姨家那边,那些伴娘早已就绪。七点多陆续各种亲戚过来聚集。

姐夫带着4个伴郎来了,为爱冲锋。姐夫体格魁梧,这种冲锋全都是动真格的,我以为我能拦住一小会,结果到我那连五秒都没挡住,鞋子止不住地打滑,回头望去姐夫已经冲到二楼了。

待冲到姐姐房间时,那门框直接被冲坏了。姐姐端坐在床中央,伴娘留下一些小游戏,小游戏过后就是和家长拍照的时间。大姨有点泪花,老妈也是,我能理解她们,但我内心十分平静,甚至在迎着气氛嘻嘻哈哈。

车内,姐姐姐夫氛围还算愉快,梳理接下来的流程同时对刚刚的流程复盘。车上还有一个小朋友,比较爱说话。我在副驾驶的位置,拿着姐姐的花束与扇子。

车队缓慢绕了小镇一圈,男方家的小区门口有着秧歌队欢迎,门卫大爷摇起来还要起了红包。单元门口竖起了气球门。

十点左右到了宾馆婚礼现场,这一天我们是客,就不必再忙了。

正式婚礼的流程和前一天稍有区别,2号时大姨夫的致辞令我忍不住想起了赵本山的《昨天今天明天》,在微信群里忍不住调侃了一句。

这两天的婚礼,我用手机录了全程,当然这些是有专业团队录制的,只是我这边想单独留一份作纪念。

直到这里,除了这场婚礼的主角是我表姐外,对我来说与其它的婚礼没有什么区别。

祝福的传递

姐夫的父亲致辞后。下一个环节是姐姐向未结婚的帅哥美女抛花束,从而传递这对新人的幸福。

姐姐向那些伴郎伴娘打招呼,在向前走几步的同时还在寻找着人。

主持人看这些伴郎伴娘在台上就绪,就在这时我才看清姐姐的口型,在说"yuntian呢?"

此时我才醒悟,我在舞台的边缘录制,姐姐的视角当然看不到我,但主持人的倒计时已经开始。

"3,2,1!",花束在空中抛出了一个完美的上弧线,它注定会被最中央的伴郎挽住。

但花束在最高点时,被凭空伸出的一只手揽下,最终被抱进一个蹲下的人的怀中。

会这样做的人,只可能是我。当看到口型后的我来不及思考,冲到了台上完成了一个我人生中最完美的盖帽。

攥住花束的我尽可能体面地站立,看见被惊讶的台下与睁大眼睛但压不住嘴角上扬的姐姐,我向她打了一个wink。

主持人见过世面,在恭喜我拿到花束后,不慌不忙地采访我,为什么会以这种方式登场?

我说:"首先向婚礼在场的各位说一声抱歉,很抱歉以这种鲁莽的方式登场。我是今天新娘的表弟,我叫yuntian。刚刚主持人在叫帅哥美女就绪时,我想自己可能有点自愧不如便没有上台,但当倒计时的时候,我看见了我姐姐的口型,她在呼唤我。所以,我来了。"

主持人又采访姐姐,询问是不是如此。姐姐说:"其实我想向在场的各位传递我的幸福,但如果问我这束花最希望传递给谁,我希望是我的弟弟。"

掌声过后,主持人问我有没有什么想要祝福他们的话。我大喊:"才子佳人,郎才女貌,天作之合,新婚快乐!"

下台后,表妹说我在台上太帅了,我妈说至少在台上说的很好,但这样搞太胡闹了,毕竟是人家的婚礼万一搞砸了怎么办。

被宠溺的幸福

老妈说的没错,所以刚刚的故事全部都是幻想时间。

如果是高二时的我,我完全可能会让这样的故事变为现实,那时的我需要去做些“独特”的事情来凸显自己的人格。但如果真的发生,肯定说不出那么打圆场的话,也许说的磕磕绊绊,更可能花也抢不到然后被看个笑话。

真实的故事是,我看到了我姐姐的口型在寻找我,但我继续在一旁录制,让他们平稳地走完婚礼流程。

在他人作为主角的高光时刻,喧宾夺主是一种罪过。

婚礼流程走完,我给姐姐发了个微信。

"我看见了你的口型,就当我被抛到了吧(doge"

姐姐发了个嘿嘿嘿的表情包,说如果我上台的话,她不会去抛花束,而直接将花束递给我。

在姐姐人生最重要的日子之一,在众多目光聚焦于自己的时刻,她希望将自己的这份幸福,传递给唯一的我。

这一刻,久违但浓郁的情感迎来,这种被宠溺的幸福感,令我此时也成为最幸福的人之一。

"或者换句话说,我可是抓住花束一路的人啊。"

"我感觉很幸福,谢谢姐姐。"

早在回家之时,我思索过这场婚礼的模样,也幻想过如果未来自己有一场婚礼又会是什么样。

我期待过见证这一场婚礼后,会不会唤起一些特别的情感,但从没想过会是以这种方式。

回到家的第一天清晨,家里今年的第一场大雪迎接我;而我离开的当晚,又一次飘舞的雪花为我送别。

这几日的故事注定难忘。

写于2023.11.11

博客所有原创内容(包括但不限于文章、图像等)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CC BY-NC-ND 4.0 协议,任何人均可自由传播,但禁止用于商业用途且必须署名并以相同方式分享。

评论

  1. DavidYR
    Windows Chrome 119.0.0.0
    6 月前
    2023-11-17 0:38:56

    祝你姐姐幸福,字里行间看得出来家人之间的那种特殊的和睦,这种笔法也好有意思。

    • 博主
      DavidYR
      Android Chrome 107.0.0.0
      6 月前
      2023-11-17 0:48:22

      哈哈哈我就替她感谢你的祝福(´•ω•̥`),当时大受感动的同时脑中幻想出了个小故事,便觉得这件事值得写一写。

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


				
|´・ω・)ノ
ヾ(≧∇≦*)ゝ
(☆ω☆)
(╯‵□′)╯︵┴─┴
 ̄﹃ ̄
(/ω\)
∠( ᐛ 」∠)_
(๑•̀ㅁ•́ฅ)
→_→
୧(๑•̀⌄•́๑)૭
٩(ˊᗜˋ*)و
(ノ°ο°)ノ
(´இ皿இ`)
⌇●﹏●⌇
(ฅ´ω`ฅ)
(╯°A°)╯︵○○○
φ( ̄∇ ̄o)
ヾ(´・ ・`。)ノ"
( ง ᵒ̌皿ᵒ̌)ง⁼³₌₃
(ó﹏ò。)
Σ(っ °Д °;)っ
( ,,´・ω・)ノ"(´っω・`。)
╮(╯▽╰)╭
o(*////▽////*)q
>﹏<
( ๑´•ω•) "(ㆆᴗㆆ)
😂
😀
😅
😊
🙂
🙃
😌
😍
😘
😜
😝
😏
😒
🙄
😳
😡
😔
😫
😱
😭
💩
👻
🙌
🖕
👍
👫
👬
👭
🌚
🌝
🙈
💊
😶
🙏
🍦
🍉
😣
Source: github.com/k4yt3x/flowerhd
颜文字
Emoji
小恐龙
花!
上一篇
下一篇